同温层、演算法……成就Facebook的一切也将毁了它

2018-03-30 16:19 未知
  2017年,社群媒体龙头Facebook全球用户数突破20亿,同年9月,通俄门爆发;今年3月,5,000万Facebook用户个资外泄,使得Facebook在2016美国总统大选的角色变得更加复杂。不只美国政府,欧盟、英国对社群媒体的重视程度日益升高,立法监管的呼声更没停过。这间掌握了全球近1/3人口的媒体巨兽,靠着标志性的「赞」,以及仿佛掌握用户所有喜好厌恶的「演算法」获得空前的成功,影响力更是现今世界上任何一家媒体都比不上的,但现在看来,曾经成就了它的一切,也可能毁灭了Facebook。
同温层、演算法……成就Facebook的一切也将毁了它
5000万用户个资遭恶意利用祖克柏出面道歉

16日,Facebook自行宣布禁止一家政治商业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使用Facebook服务。原因与该公司非法使用Facebook用户数据,并至少造成5,000万名用户个资遭恶意利用有关,而「剑桥分析」还是美国总统川普于2016美国总统大选竞选期间所聘用的数据公司之一,该公司前副总裁就是史蒂芬·巴农(Steve Bannon),他也曾是川普的总统顾问。

根据外媒报导,「剑桥分析」利用一个名为「thisisyourdigitallife」的应用程式,并用「心理测验」、「研究用应用程式」加以包装,诱使Facebook用户进行测验,从而得知他们的政治倾向。

「thisisyourdigitallife」是「剑桥分析」向剑桥大学的美籍俄裔心理学家科甘(Aleksandr Kogan)提出合作要求后,共同开发出来的心理测验,他们在用户完成测验后,将资料转交给第三方──科甘的调查公司全球科学研究公司(Global Science Research,GSR)以及SCL集团(Strategic Communication Laboratories),并透过此软体收集到的数据,建立起超过5000万人规模的数据库,并且对他们潜在的政治倾向,发出有利于川普的广告,借此影响选举。

事件发生后第三天,Facebook创办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才出来面对,除了道歉之外,也承诺未来将对Facebook上所有搜集用户资料的应用程式展开全面审查,并且将有诸多政策上的改变,包括当用户未使用某应用程式三个月以上,该开发商将无法继续取得用户资料,往后用户与开发商、开发人员分享的个资也仅剩用户姓名、照片以及电邮等。

与通俄门类似Facebook已沦政治工具?

这起利用Facebook干预大选的事件令人想起去年9月爆发的「通俄门」。去年9月初,Facebook对外宣布在广告投放纪录上发现俄罗斯水军下了3,000则以上广告、花了超过10万美元干预2016美国总统大选,经过调查,受到这些政治广告影响的用户高达1.26亿人,超乎原先的预计。

Facebook当时指出,这些广告由470几个假帐号投出,所有帐号都指向俄罗斯名为Internet Research Agency(IRA)的「水军组织」。此组织专门在全世界的社交网站上散播亲克里姆林宫的言论。他们在Facebook上投放的广告并非直接帮川普站台,而是一些尖锐的社会议题,例如种族、移民、枪枝管制和LGBT,借着这些容易在Facebook上迅速散播、撕裂社会的假新闻、假广告,影响了2016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

事件爆发后,英国议会也对脱欧公投是否受到俄罗斯利用相同手法干预展开调查;包括Facebook在内的社群媒体,如Twitter以及Google及其影音平台YouTube都正在美国以及欧洲国家受到越来越严格的监督与调查。

让Facebook获得成功的「演算法」,也是一把双刃剑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Maureen Dowd在通俄门爆发不久后,撰文指出祖克伯拥有能扭曲民主制度的威力;Recode共同创办人、在科技界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莫博士(Walt Mossberg)亦抨击 Facebook「将人的标准与责任交给粗糙的演算法」,以及其对于仇恨言论及假消息的消极态度,Recode报导写明,这种做法「迟早有一天会被用户与广告主唾弃。」

回到通俄门爆发的一年前,Facebook宣布裁撤人工编辑团队,决定全面依靠「演算法」,结果过不了多久,「假新闻」就登上了热门话题,那则未被人工审查、未经任何人查证的假新闻在Facebook上推送了8小时之久,甚至获得约20万个赞,这或许就是一切事情的开端。即使在日后多添加了3,000名人工编辑,Facebook发展成今日的媒体巨兽,拥有20亿名用户、每小时有成千上万的贴文产生,人工审查显得十分苍白无力,但这也非Facebook逃避责任的借口。

Facebook透过「演算法」让人们看到自己喜欢的观点、文章、新闻、影片,并且筛选掉那些与自己立场相反的所有一切,不仅加深了人们固有的偏见与立场,也造成现代年轻人可琅琅上口、互开玩笑的「同温层」现象。在美国,这样的议题可能是枪枝管制、种族、宗教或LGBT;在台湾,这种社会议题则可能是统独、废死/反废死、拥核/反核或者同志婚姻。

Facebook近年来在美国发生的事件也凸显出,任何人(无论总统候选人或国外势力)都可以相当简单地利用以上几点,借着广告投放与假新闻来操控Facebook用户,达到特定的政治目的。这也是为什么英国、德国会立即对Facebook、Twitter、Google等公司是否影响脱欧公投以及大选展开彻查。

「隐私权」的重要性超乎想像欧盟「最严格个资保护法」5月上路
近年来,社群媒体的迅速发展,让广告主看到了巨大商机,透过演算法以及些许的个人资料,就能针对潜在消费者投放精准的广告。或许读者也有过这样的经验,你可能只是正在与家人谈论到该买新沙发了──甚至都还没开始Google──隔几日Facebook或者Instagram上就出现了沙发广告,这听起来有点惊悚,但却是实际发生的事。

这尚且只是运用在商业策略,更遑论去年爆发的通俄门、近日爆发的个资外泄事件,都已经再再凸显了生在科技时代中,我们看似掌握了资讯的传播权,却也同时牺牲了自身的隐私,甚至可能因为演算法与同温层遭到有心人士的操纵与利用。

今年5月,欧洲国家将有被称为「史上最严格的个资保护法」:GDPR(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即将上路,该法要求任何会处理到使用者个人资讯的企业在搜集使用者个资时主动提出说明、让使用者有撤回同意或要求删除个人资讯的权力之外。若企业违反相关法规,如未做好个资保护,导致资料外泄或遭勒索软体攻击,可罚款最高全球营业额4%金额或2000万欧元,盼能借此改变私人数据的搜集与利用方式,并让企业警惕。

受GDPR保护的个人资料包括含有个人身分和生物特征之资料,如电话号码、地址、车牌、健康资料、指纹、脸部辨识、视网膜扫描、相片、影片、电子信箱(与电邮内容);以及线上定位资料,如Cookie、IP位置、行动装置ID、社群网站活动纪录等。

而受到GDPR影响的不只有Google、Facebook、亚马逊等企业,只要公司、企业,如旅行社、餐厅等,会接触到欧盟公民、拥有其个资,如信用卡资料、会员资料……就受到此法规范;或是企业拥有欧盟员工、欧盟供应商、欧盟协力厂商;就连非营利组织、政府机构也在规范的范围内。

在通俄门、个资外泄事件之后,美国政府内立法监管社群媒体的呼声越来越高,就连祖克柏都表示自己「不完全反对受到监督」,可想而知,即使严格程度不如GDPR,未来美国也会有一套相应的法规出现。

除了俄罗斯势力渗透之外Facebook还被谁利用了?

在台湾,日前也曾因228慈湖灵柩泼漆事件而引起对Facebook是否遭到国外势力介入的讨论。多名使用者、粉丝专页(包括台大学代会、辅大学生会等)在发布声援泼漆者的贴文后,Facebook的贴文遭到下架,粉丝专页也因遭到大量检举而被迫关闭,引起部分使用者对Facebook针对特定立场与言论的审查表达担忧,更有香港媒体使用「Facebook染红?」作为标题。

而目前虽然部分使用者的帐号已恢复,但仍有些使用者声称:即使贴文设置为「仅自己可见」仍遭到Facebook下架、也有使用者认为,从发文到下架的短短时间不可能是因为他人大量检举,质疑该平台的确存在言论审查机制。然而,除了广告、演算法之外,Facebook的审查过程也是完全不透明的,整起事件也变得扑朔迷离、不了了之。

祖克柏在个资外泄事件之后,表示他也认为应该提升Facebook平台上广告的透明度,这与Twitter之前所做的决定有些类似。然而,除了广告的透明度以外,如何保全用户的隐私,同时维持广告收益,无疑也是Facebook要面临的一大功课。

目前,Facebook用户个资遭到滥用的事件仍在持续发展,最后,是否有抵制Facebook的浪潮出现?而下一个取代Facebook的社群媒体能否避开今日的这些问题?值得持续观察。 责任编辑:Fanny
::before